爱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──专访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_课堂生活_8868体育网址_博亿手机版登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课堂生活 >爱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──专访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主页 课堂生活

爱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──专访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

课堂生活2020-07-23334人围观

问:你刚刚出版了第一本的长篇小说《白渍》。未知你是何时开始写作?写作对你来说,又是甚幺呢?

答:小学时喜欢跟朋友玩出版社的游戏。我们就读不同小学,他与同学自组了出版社,也就是用A4纸钉成做书,记载关于四驱车、数码暴龙、宠物小精灵的故事。就这样,我也开始用A4纸做书,分别在于他是与友人,而我也仅仅一人在写那些各种类型的故事。当然,那些比较像游戏。后来读了《少年阿莫的秘密日记》,便决定要走上写作的路,中学也有在星岛日报的《S-file》连载现在重读令自己脸红的小说。严格来说,认真的面对写作这回事是大学时期吧。

问:你这长篇小说酝酿了多久呢?甚幺时候开始写作?何时写毕呢?

答:《白渍》约有7万多字,以字数来算,比较像中篇小说。那些人物与场景(譬如:哥哥独自居住在沙田火车站旁边的山上小屋、妹妹在城门河跑步)一直在脑海里。在书写过程中,他们似与我共生。《白渍》约写了两年时间,那段日子一边读Master、到杂誌社工作,一边写。

问:为何选了《白渍》这个名字呢?「白色」对你来说又是甚幺呢?是特别喜欢的颜色吗?

答:「白渍」是同一时间想到的。若果将「白」、「渍」二字加加减减些笔划,大概能读到有形的污渍。「渍」是留在物体上难以彻底除去的污痕,而在光谱中,「白」的明度高,色相为零,白色也是包含光谱中所有颜色光的颜色,似是一种接近完全的纯粹,却带有透明之感。「白」及「渍」恰如两极。

问:为何会为这个有关家庭、爱、人生路上的故事,起了《白渍》这名字?似乎透明的白色与有形的污渍,这意思两极的词语组合在一起,当中的矛盾如何反映在故事当中?

答:我猜,在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有矛盾的存在,譬如外人看来,母亲康妮与父亲阿果建立的家庭如此美好,内藏不少不为人所称道的暗涌,而哥哥子白及妹妹子灰的矛盾在其人生路上更是显然而见,举子灰为例,像她平凡般存在,内心却经过层层的个人试炼。

爱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──专访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

问:你所书写的角色主要都是中年、老年人,为何会选择写这个年龄层的呢?写有别于自己年纪的角色时,会遇到甚幺困难呢?

答:像刚才所言,人物一开始的形像已烙印在脑海里,两兄妹的年纪是经过计算出来,譬如妹妹有个7岁的儿子,继而因着情节需要,推敲妹妹及哥哥的年龄。与其说是年纪的距离,倒不如说心境比较重要。又可能,故事里的人物心境还年轻。

问:你的叙事从家庭展开,家庭对你来说是甚幺呢?为何会选择从家庭开展你的叙事呢?对你来说,离开与回家是怎样的一回事呢?

答:家庭对我来说从来都是弔诡的,我们生而为人的第一刻,被分配到的组合,理论上,作为孩子是无从选择,却又无比相似,甚至亲密。我一直觉得很有趣的是,我们急于离开原有家庭(离开),继而成家(回家),然后繁殖,也许都是重重複複离开、回家的动作。

问:小说中的「母亲」似乎是活在自足自完的世界之中,漠视他人世界却又认为自己面面俱到。为何会这样写「母亲」这个角色呢?母亲对你来说又是怎样的关係/存在呢?

答:很多人也认为我对「母亲」这个角色不太留情。若果小说人物能够分幸福与不幸的话,我倒会将「母亲」归之为幸福。身边亦发现不少人是这种状况,或许如常,他们才能在日常中继续生活。我希望藉着人物,表达这般的生活价值观。

问:香港也有不少作家处理家庭中关係的作家,例如黄碧云和韩丽珠,你有阅读他们的作品吗?如有的话,他们的家庭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呢?与你在《白渍》所写的有甚幺不一样呢?

答:两位也是香港难得的作者,尤其是黄碧云别树一帜的文字。记得黄碧云以夫妻的生活方式回应香港九七的回归大限,而韩丽珠笔下的人际关係书写现代人的疏离,贴近魔幻现实。

爱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──专访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

问:你小说中有涉及到同性恋/同性爱的情节,对你来说,在香港写及这题材会遇到困难吗?你会介意被人标籤为「同志作家」吗?

答:其实,书写过程中我是很纯粹地「想写」,反而是那种驱使下笔的力比较重要。标籤倒是人家给的,即便介不介意,也不会对其有影响。不过我倒认为《白渍》是关于家庭、爱、人生路上的故事,两位相爱的人,会因着爱的量度及广量而有不同的后果,而且,爱人也有很多不同的方式。我相信,那是不限性别。

问:你平常有读文学方面的书籍吗?有没有比较喜欢的作家或作品呢?有没有一些作家是你自觉在影响着你?有没有文学作品你想要推介给我们的读者呢?

答:喜欢的作家实在太多,好像大家也看的村上春树、石黑一雄、Julian Barnes、Jonathan Franzen……前阵子读了Adam Haslett的《Imagine me gone》,由来自美国与英国的情侣,某天男方被送院了,女的发现情人自小便对抗精神、心理问题,书中形容男方的大脑好像关闭了一样,去了冬眠。结果,他们还是选择了结婚,并生了三个孩子。但是,丈夫的问题似乎在大儿子身上延续……

问:现在有没有新的写作计划呢?会继续创作下去吗?会继续创作长篇小说吗?

答:目前,正尝试创作短篇小说。对我来说,无论在书写模式、情节结构、人物设定也是截然不同的。

爱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──专访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
《白渍》作者林三维

* 鸣谢作者提供相片。